华美海外 始于1986,自由人生·永远止境
微信官方公众号

华美海外官方公众号

微信号:huameihaiwai

移民资讯,政策解读,预约服务,更多优惠,快扫码关注吧

手机端

华美海外移动版

huameihaiwai.com

移民资讯,政策解读,预约服务,更多优惠,快扫码关注吧

资讯首页 > 新闻首页 > 美国的黑人为什么不黑了?

美国的黑人为什么不黑了?

2018-10-24199986

来源:地球知识局


美国社会有一个神奇的现象。


那些被白人居民称为“黑人”的人,很多看上去一点也不黑,非但与非洲的黑人毫无相似之处,甚至可能比我们还白。但在美国社会的话语体系里,这些人就是不折不扣的黑人,和其他白人不可同日而语。


这事关美国社会曾经有过的一个畸形潜规则“一滴血法则”,让很多人的黑人身份来得不明不白。而这,有时也被作为美国种族融合不力的一个例证。


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?



1、黑人的“新世界”


1619年,20名黑人被一位荷兰船长带到了詹姆斯敦,成了第一批到达新英格兰地区的黑人。与很多人认知不同的是,他们并不是第一批黑人奴隶,相反,在抵达北美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们的身份和白人契约工相当。



在殖民地的草创时期,“人多力量大”是一句真理,而人一多就不好管理,用奴隶制这种剥夺人性的集中管理方法是最简单粗暴的。殖民者从非洲大量收购黑奴让他们成为主人的财产,等同于法律地位上的“物”。


 

1783年独立战争结束后,北美十三州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获得独立,但奴隶制和黑人地位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,最终触发了南北战争。虽然北方为了占据舆论制高点发布了《解放黑人奴隶宣言》,但黑人直到战后也并未得到与白人同等的权利。相反,美国当局在“废除“了奴隶制以后又出台一系列法规限制黑人权利,甚至从法律上确立了种族隔离政策



谈及美国的种族隔离,“一滴血法则”是绕不过去的话题。

 

1865年,佛罗里达州率先宣布跨种族通婚为非法行为,并定义了“有色人种”的概念:任何人,只要是有八分之一及以上的黑人血统,就被认为是有色人种。这也就是“一滴血法则”的最初版本。

 

到了南北战争战后重建时期的几十年,“一滴血法则”被众多州写入法律(多是南方州),对人种的划定标准也更为严苛。1924年,弗吉尼亚州的《种族完整法》甚至规定,对白人来说,只要自己祖上有一丁点非白人血统,那他就不是白人;对黑人而言,只要他身上有一丁点黑人血统,那他就是黑人。在这种文化和法律环境下,跨种族通婚当然是被鄙夷的。



当时美国人坚定信仰的,是保护白人血统的纯洁性不被其他“次等血统”污染,否则怎能算得上高贵的美国人?

 

但这种坚持自然有着现实的落地困难。二战后,受到亚非国家民族独立运动的鼓舞,加上工业化的发展,大批黑人流入美国城市,但为数众多的黑人却居于一个“半人”的尴尬地位,这样的社会结构早晚要出事。


1955年,蒙哥马利市黑人为反对种族隔离大规模抵制乘坐公交车,为平权运动打响了声势浩大的一炮。而后,运动采取抵制、静坐、游行、和平进军等方式,于1963年达到高潮。在民权运动的巨大压力下,国会于1964年通过了《美国权利法案》,1965年通过《选举权利法》,正式结束美国黑人在选举权方面受到的限制和种族歧视、种族隔离制度,“一滴血法则”也于1967年被判定违宪。


 

社会认知却不是那么容易清除的,即使没有法律的干扰,种族区分也仍旧遍布各个角落。“一滴血法则”忽视个体的成长环境,生活经历和自我认知,影响了太多黑人移民。即便他们中的大多数在自己的国土不会被认为是黑人,在美国社会却完全被当作黑人看待。这也就诞生了美国街头很多一点也不黑的“黑人”。


2、不黑的黑人


美剧《越狱》的帅气男主“米帅”温特沃斯·米勒的父母都毕业自耶鲁大学,是高知家庭的后代。他的父亲有牙买加、英国、德国血统,母亲是白人,有俄国、法国、叙利亚、黎巴嫩和荷兰血统。从理论上来说他是个酷炫的八国混血。


 

但父亲的牙买加血统导致了一些问题。令米勒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,当他少年时期的女友得知他的家谱时,大吃一惊并对他说“滚回你的农场去吧,黑鬼!”这是他第一次因自己的血统受到极大的伤害。在他的成长过程中,因为身世受到的歧视让米勒一度偏激异常,对自己的认同感很低。

 


流行侦探类美剧《美少女的谎言》中,饰演主角之一Spencer的气场女神特莉安·贝利索里奥在镜头前可以白得发光,但也逃不了黑人的身份。她的母亲是非洲人和克里奥尔人的结合,他的父亲则有意大利和塞尔维亚血统,她白人血统很多,但在一些种族歧视者的眼中这位也是“一滴血黑人”。



打摔角娱乐出身的明星巨石强森也是位黑人。他的血统异常复杂,多数人想破脑袋也猜不出来,知情者甚至手绘了一幅家族族谱来解释他的血统。简单来说他的父亲是非洲裔加拿大人,母亲是萨摩亚人,属于南方蒙古人种和澳大利亚人种的混合类型,也是波利尼西亚人的一支。大概正是这扑朔迷离的身世让他这么能打。

 

同样因《速度与激情》名震四方的范迪·塞尔也算是个黑人。他的母亲来自欧洲,但他并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。由于继父是黑人,范常说自己是“有色人种”。但他并没有在公开场合谈论过自己的亲生父亲,也并未确认父亲是黑人。


 

篮球迷可能会知道,NBA“萌神”库里实际上是个黑人,因为他的父亲是黑人。类似,底特律活塞队大前锋/中锋格里芬也是个黑人。从肤色来看,虽然他不黑,实际上外貌中还是带有黑人特征的---头发卷且硬,且颜色介于黄和黑之间。他的父亲是一位纯种黑人,母亲是不折不扣的白人。



3、我是黑人我骄傲


比如在介绍前美国总统奥巴马时,“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总统”这样的限定语十有八九会出现。其实奥巴马的妈妈是美国中部白人,爸爸是肯尼亚人,显然他拥有“半黑半白”的血统,单方面强调他是一个黑人也是不合理的。但是奥巴马对外总是自称非洲裔美国人,社会也认同这一说法,这还是与“一滴血法则”脱不开关系。


 

在今天的美国社会,“一滴血法则”中的歧视的成分已经淡化不少。自民权运动以后讲究“政治正确”时代的到来,一滴血黑人在大城市里甚至成为了一种荣耀的象征。这样一看,奥巴马把自己、别人把奥巴马说成是黑人也就很好理解了——这都源于那段复杂的、带有偏见的历史所处的、以及所造成的文化环境。

 

在西方政治正确的舆论大背景下,在涉及到种族、性别和其他“强势者”与“弱势者”之间差异的话题上,人们要么保持沉默,要么只能站在弱者的立场上说话,否则就有歧视的嫌疑,是“政治不正确”的。公众人物尤其要注意这一点,因为社会声誉是他们的生命线和财富之源。



奥巴马认定自己是黑人,是反向塑造了一个最强大的政治正确立场,连他的对手对他的批评也只能点到为止,说多了还会导致自己声誉受损。媒体热衷于说他是黑人总统,一方面是由于“一滴血”法则带来的惯性思维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自己找到政治正确的立场,提升口碑。



最后,人们都说“既然黑人都能当上总统了,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呢?”

热门新闻